您的位置:首頁 > 政法先鋒 >
我的許多第一次
www.xhrpjc.tw 】 【 2021-01-13 09:49:04 】 【 來源:攀枝花平安東區

 我的許多第一次
  
——攀枝花市公安局東區分局民警方浩


  2020年12月21日一大早,我和分局領導、各部門警種負責人一行,趕到全市“所齡”最長派出所之一的密地派出所參加該所撤并座談會。時值冬至,幾縷朝陽擠開密集的云團,慵懶地灑在小院里,但不時掠過的幾絲寒風,卻又提醒著我們初冬時節乍暖還寒。
  

微信圖片_20210113094411.jpg

2020年12月密地派出所  


  座談會在密地所的會議室召開,局領導、各部門警種負責人和密地所全體民輔警圍坐在會議桌周圍,參會人員踴躍發言,或激昂或委婉;或煽情或含蓄,個別女同志還哽咽落淚……大家都在以各自習慣的語言表達對密地派出所過往的留戀和不舍,對并入瓜子坪派出所后的期許和祝?!犞犞?,我的思緒不由得閃回到三十年前的初春時節,在這個開啟自己警察夢卻又即將完成歷史使命的地方,自己經歷了從警生涯許許多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穿上警服
  

微信圖片_20210113094414.jpg

第一張橄欖綠著裝照


  1990年3月1日,通過參加社招考試加入警隊,剛剛結束短暫新警培訓正值弱冠之年的我,和另外兩名新警一同被分配到密地派出所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實習。
  
  當時的密地派出所位于密地橋北攀礦物資處家屬區一棟居民住宅樓的一樓,由兩套居民住宅組成,面積不足100平方米。逼仄的辦公環境難以抑制我內心的喜悅,特別是想到一直心心念念還沒穿上的橄欖綠警服,更是喜不自禁。
  
  當日上午,所長老鐘召集大伙兒開了個見面會,他操著一口濃重的內江口音,嚴肅認真又不失親切和藹地向大家介紹了我們三個穿著便服的新警,也向我們介紹了老于、老康、老吳、袁哥、小王等等。在座的穿著橄欖綠警服的同事和轄區基本情況,隨后老鐘又讓大家自己再“講幾句”,一時間新老民警相互寒暄,言談甚歡……
  
  見面會結束時,老鐘安排指定了我們三個新警各自的師傅,又對師徒們分別提出相關要求后,口氣略帶遺憾地告訴我們三個“便服”:“新警服還要過段時間才能配發下來,這段時間大家就穿便服上班吧”。
  
  彼時,我感覺先前還心潮澎湃的自己瞬間像被潑了瓢涼水,“不穿警服還算什么警察?怎么去工作?怎么去見親友?”這幾句話在嘴邊繞了幾圈,又吞回肚子里,始終沒敢說出來……
  
  幾天后,老鐘安排我和他一起值班,那天運氣還不錯,從早到晚沒有多少事。子夜時分,老鐘讓趴在值班室辦公桌上昏昏欲睡的我站起來,在他面前走幾步轉兩圈,然后對一臉發懵的我丟下一句“我回趟家,你不要睡著了,等著我”便火急火燎地走了。
  
  十多分鐘后,老鐘胳膊上搭了套警服又火急火燎地回到值班室,進門就嚷道:“快把你的衣服褲兒脫了,試試我這套還沒開封的新警服合不合適!”隨后我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抓過老鐘遞過來的新警服,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脫掉身上的便服穿上新警服,美滋滋地在老鐘面前晃了兩圈?!拔揖陀X得你娃兒和我胖瘦差不多嘛,正好屋頭還有這套沒穿過的,送給你了!”之后,老鐘又讓我在他面前擺了幾個立正、稍息之類的Pose,還連說了幾句“你娃兒穿上警服硬是有點撐抖(老鐘愛說的方言,我覺得應該是好看的意思)呢”才意猶未盡地睡覺去了。
  
  老鐘很快睡著了,可我卻徹夜不眠,第二天下班后我穿著那身嶄新的橄欖綠,迫不及待的趕回家中讓媽媽、弟弟和鄰居們也瞧瞧我的神氣勁兒,第三天上午我就在瓜子坪公園拍下了生平第一張著裝照片……
  
  若干年后,身上的橄欖綠早已換成了藏青藍,自己穿過的警服也數不清有多少套了,但老鐘送我的那套卻最讓我難忘,我將它視為一位沉默的老友,一直小心翼翼把它放在家中衣柜它專屬的一個角落里。
  
  第一次開槍
  
  參加新警培訓時,教官大約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給我們講了“五四”和“六四”兩種手槍的常識和裝彈卸彈射擊等要領,培訓結束時,還組織我們那批新警進行了一次實彈射擊考核,每人先后使用“五四”和“六四”打了10發子彈,但由于好奇、緊張、興奮等各種情緒作祟,子彈打光時,我除了耳鳴就是發呆,射擊成績更是慘不忍睹。到密地派出所實習后,我就經常和那些喜歡“玩”槍的老民警套近乎,聽聽他們講講槍支使用的竅門,聊聊他們一槍鎮住一群二流子的英勇事跡,看看他們像電影里的西部牛仔那樣用食指插入手槍護圈,然后一抖將手槍套在食指上晃上幾圈帥呆了的模樣,心里癢癢的,眼巴巴的盼著老民警也能讓自己玩玩槍過過癮,往往這個時候,思想覺悟和警惕性都很高的老民警們會淡淡地給你扔出一句:別眼饞別著急,以后有的是機會玩槍!然后就飄然而去。


微信圖片_20210113094419.jpg

2000年1月密地派出所


  實習一個多月后的一天,分局刑警隊偵破了密地轄區發生的一起盜竊彩電案件,將一名長得像土行孫的嫌疑人押解到所里準備去辨認現場。
  
  當天所里特別忙,除了老鐘、值班民警老康和我外,其他人都出去辦案的辦案,下段(下社區)的下段了,老鐘便安排我去配合刑警隊完成現場辨認,可能是考慮到那時盜竊一臺價值上千元彩電的案件已經算得上重大案件了,加之現場地處治安復雜地段,老鐘便讓老康將他掛在身上的“五四”交給我,老康交槍時特意叮囑道:“槍里有5發子彈,小心點哈!”
  
  我接過槍,也沒顧得上查驗,屁顛屁顛的跟著刑警隊的一名偵查員和一名技術員,押著戴上手銬的“土行孫”,四人擠進刑警隊的一臺邊三輪摩托車里(偵查員開車、技術員坐后座,“土行孫”倦在邊斗內側,我神氣地靠在邊斗外側),風馳電掣般地來到距現場幾百米外的一處平壩,現場位于密地鐵路貨運站附近的山坡上,只有一條人行羊腸小道可達,摩托車無法前行,我們只好下車步行。
  
  “土行孫”下車后,沒走幾步便央求道:拷得太緊了,手要斷了,能不能給我松一下?老道的偵查員呵斥道:少說屁話,快點走!“土行孫”便將可憐巴巴的眼光投向我,一連幾遍地求起我來:弟弟,可憐可憐我嘛,手真的要斷了,幫我松一點點嘛…他邊說還邊舉起拷起的雙手讓我看,從未經歷這種情況的我,似乎也覺得他的手銬上太緊了,不由得心生一絲憐憫,走到坡下鄰近鐵路的一處彎道時,我向偵查員提出:還是給他松一點吧……
  
  沒等偵查員回應,我便掏出手銬鑰匙讓“土行孫”把手伸過來,隨后將鑰匙插入手銬鎖孔順時針方向一扭,手銬剛剛松了兩扣,剛才還可憐兮兮的“土行孫”瞬間便成了眼露兇光的“二郎神”,一只手猛地從手銬里掙脫出來猛推我一把,撒腿就往鐵道上狂奔。我立刻抽出“五四”上膛,一邊狂追還一邊大叫:“站住,老子要開槍了!”
  
  但“土行孫”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頭也不回地繼續狂奔,眼看著他和我始終保持著十來米的距離,并已經跑進鐵道了,鐵道另一側就是陡峭的崖壁,而刑警隊偵查員和脖子上掛著相機的技術員還在我身后幾米遠,我不能再遲疑了,便舉槍朝天連放三槍。
  
  槍聲轟鳴而震撼,狂奔的“土行孫”,一下就像沒了骨頭般癱倒在鐵道上……隨后“土行孫”被我們押回所里,偵查員將情況通報給老鐘,我帶著愧疚給老鐘做了檢討,并將“土行孫”推進辦公室準備好好“教育”一番,這時偵查員推門進來對我說:“這家伙是個老鬼,滿嘴扯把子(撒謊),他娃早就發現我和技術員年齡大腿腳慢,你又年輕,沒得經驗,所以才整這么一出來。算了,今天你就當買個教訓吧!”隨后他把“土行孫”帶出辦公室,一邊走一邊不知是夸獎還是挖苦地說了句“你的反應和跑趟子(跑步)的速度還是蠻快的!”
  
  ……
  
  這就是我在工作中第一次開槍的經歷,在隨后的職業生涯中,我也曾幾次在抓捕、追逃等工作中有過開槍經歷,但都沒有“第一次”給我帶來的記憶深刻。此后的夜里,我曾無數次的被一些長的像“土行孫”和不像“土行孫”的嫌疑人在前面狂奔,我在后面緊追卻怎么也追不上,想開槍警告,不是槍套扳不開,就是手槍卡殼,眼睜睜地看著嫌疑人越跑越遠這樣的噩夢驚醒,但也是從那時起,我沒有在工作中再出現類似的差錯。
  

微信圖片_20210113094423.jpg

2008年10月密地派出所


  第一次流淚
  
  1990年6月中旬的一天,我即將結束在密地派出所的實習,那天傍晚,正準備收拾收拾下班回家,聽見值班室里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音,幾分鐘后值班民警袁哥走進我辦公室,讓我陪他去轄區偏僻的“米易村”找個人。
  
  我二話不說,就跟著袁哥準備出門,袁哥伸手攔住我,讓我脫下老鐘送我的那套警服,和他一樣換上便衣再出門。離開派出所時,我刻意朝值班室里張望了幾下,只見里面坐著一男一女兩位神情焦慮的中年人,身旁的地板上還放著一個旅行包,一看就是外地人。
  
  那時,派出所唯一的交通工具是一臺邊三輪摩托車,袁哥和我都不會開摩托車,公交車也已收班,我倆只好徒步向幾公里外的“米易村”走去,路上通過袁哥的說明我才搞清楚此行的緣由。
  
  坐在值班室里的兩個中年人是一對夫婦,專程從閬中來攀枝花找女兒的,女兒才十七、八歲,據說是與一名男子“耍朋友”后,不辭而別離開閬中,經過他們多方打聽才得知女兒和那個男子暫住在密地轄區的“米易村”,此外他們只知道那個男子的外號并提供了一張女兒幾年前的照片,夫婦倆十分擔心正處于青春期的女兒被那個身份不明的男子拐賣或者傷害,一再請求派出所一定要盡力幫助他們找到女兒。
  
  當時的“米易村”是密地轄區最大的城中村,近千戶暫住人口租住在此,村里人員眾多,身份復雜,地形起伏,房屋交錯。袁哥一路上叮囑我小心這小心那,到達“米易村”時夜幕已降,我和袁哥借著從一間間席棚房、預制板房里透出的斑駁燈光,深一腳淺一腳的往里走,袁哥不愧是工作經驗豐富的“老派”,先后敲開幾個“熟人”“老鄉”的房門,通過他對幾個“熟人”“老鄉”一遍遍耐心細致和環環相扣的詢問,終于打聽清楚那個閬中女孩的住處。
  
  隨后我倆摸到一個獨院門口,院里的大黑狗狂吠不止,袁哥指了指院后的菜地,讓我到后面埋伏,他從大門進屋查看,不一會兒我就聽見袁哥在大聲招呼我。我連忙跑進到屋里,只見屋里一對青年男女正怯怯地站在一旁回答袁哥的提問,袁哥反復勸說青年男女不要緊張不要有顧慮,和我們回派出所辦理暫住證。
  
  過了好一陣,那對男女終于同意和我們一同到派出所辦理暫住證,返回派出所的路上,天上下起大雨,頃刻間我們四人都成了“落湯雞”。當我們滿身泥水的將那對不明就里的青年男女帶到中年夫婦跟前時,他們才明白了原委,中年夫婦的情緒瞬間崩潰,撲上來緊緊抱住女兒嚎啕大哭。他們哭訴著對女兒的思念,一路尋親的艱辛等等,不一會兒,女兒也開始痛哭流涕,哭訴自己的悔意,并保證今后一定聽話,好好讀書不亂跑了……
  
  看著眼前這一幕骨肉重逢,聽著他們撕心裂肺的哭聲和著屋外的風聲雨聲,我這個淚點還蠻高的人,突然間覺得鼻子里酸酸的。雖然心里不停的提醒自己別哭別哭,別讓人笑話,但眼淚還是奪眶而出……第二天一早,中年夫婦帶著女兒千恩萬謝地辭別我們,那個青年男子通過審查排除了違法嫌疑,再向我們保證不再做荒唐事后也離開了攀枝花。多年以后,袁哥還時常拿我那次流淚的事調侃我,我也一直對自己從警后“丟人”的第一次流淚經歷難以釋懷。
  
  三個月的實習,讓我在密地派出所還經歷過第一次出警、第一次調解糾紛、第一次制作筆錄、第一次夜間蹲守……等許多難忘的第一次。
  
  時光荏苒,白駒過隙!密地派出所早已遷入新址,服裝、交通工具等保障今非昔比。手槍射擊等新警的崗前培訓更加規范和貼近實戰,解決尋親找人之類的群眾求助也有了更多的現代科技手段和厚實的基礎工作作支撐。老鐘、老康、袁哥等人也已安享含飴弄孫、頤養天年的退休時光,我的從警生涯也進入了第31個年頭,期間又經歷了無數的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
  
  每當在崎嶇的前行道路遭遇挫折失敗萌生退意時,那些已然遙遠卻依舊可辨的“第一次”又會閃現在眼前,他們會喚醒我從警的初心,激勵我重整行裝再出發!
  

微信圖片_20210113094428.jpg

2021年110宣傳日現場偶遇老鐘


  “同志們!密地所的撤并不是終結而是新生!不是調整而是重托!不是解散而是希望!”參會主要領導激情洋溢的總結性講話將我從回憶中拽回現實,座談會的氣氛也由凝重肅穆而變得高亢熱烈。走出會議室,走到院壩里,湛藍的天空云團散盡,正午的陽光溫暖和煦,暖陽下密地派出所辦公樓的四周輪廓光芒四射熠熠生輝,它仿佛是一座承載歷史的紀念碑,更像一座照亮前行道路的燈塔!

編輯:景文軍

攀枝花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028)83282325 |

蜀ICP備18021302號-1 攀枝花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攀枝花市委政法委員會 郵編:617000

蜀ICP備18018992號-1 攀枝花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捕鱼达人1无限金币 幸运赛车开奖直播爱彩网 北单网上投注 幸运飞艇7码 齐鲁风采山东群英会 安徽11选5走势图跨度 多乐彩一天开多少期 福建时时彩号码 甘肃快3和值号码推荐 香港赛马会vip信封 七乐彩走势图大彩网 全天北京pk10稳定计划 福建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_Welcome 河南11选5视频迅雷下载软件 江西多乐彩复式 广东时时彩快乐十分走势图表